当前位置:   首页 > 书画家 > 正文
书画家

石宪章

作者: 来源: 2016-02-24 15:21:46 我要评论( )

长安真似千摞纸,留与石翁醉后挥石宪章(1930-2004),天津武清区人。书法研究员,幼随其祖公习书,公讶其才,教授愈勤,其学益精。渐长,缘体壮身硕,偏好榜书,青年时代受书法...


长安真似千摞纸,留与石翁醉后挥



\

 

石宪章(1930-2004),天津武清区人。书法研究员,幼随其祖公习书,公讶其才,教授愈勤,其学益精。渐长,缘体壮身硕,偏好榜书,青年时代受书法大家华世奎影响,且勤勉有加,变华氏圆润以为宽博,遒劲而成雄健。弱冠入长安,得遇书画大家张寒杉先生指导,并广泛文史,深研书论。既得唐楷之法度,又窥秦汉之风范,所题榜书或汪洋恣肆、或雄浑雅健,有“长安榜书家”盛誉。其行书舒卷天放,大气磅礴,偶作篆隶,盘结屈纵,苍郁古茂,已臻“人书俱老”之境。又因生性豪爽,为人坦荡,身存燕赵遗风,深得长安书内书外人士尊仰。有诗人观石先生作书后,欣然赞曰:“擎来雁塔作笔锥,墨入曲江五色飞。长安真似千摞纸,留与石翁醉后挥?”石先生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大展获奖,被美国、日本、新加坡及港、台等地收藏。应邀为黄帝陵、司马祠、大雁塔、屈原碑林、黄河碑林题写碑石。榜书牌匾遍及省内外。作品还被中央文史馆、毛主席纪念堂、周总理纪念馆、人民大会堂、中国军事博物馆及中南海收藏并集辑出版。石宪章先生历年来多次参加国际书学理论研讨会并发表学术论文。曾被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授予“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

1993年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书展和在陕西美术馆举办汇报展,反响热烈。

1999年被新华社推选为“世纪之交陕西文化艺术界十大新闻人物”。

作品被收入《当代中国书法作品集》,传略收入《中国当代书画家名人大辞典》、《当代书画篆刻家辞典》、《中国人物年鉴》等多种辞书。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史研究馆馆员兼书画研究会副会长、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陕西书画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香港东方文化艺术书画部委员;政协西安市委常委、西安市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西安市文联荣誉委员。曾两次赴中央电视台进行现场表演,并接受采访,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后世纪念

 

2014年7月12日上午,由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政府参事室、陕西省文联、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共同主办的“当代著名书法家石宪章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暨大型书法艺术展”在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隆重开幕。

 

展览从石宪章先生的遗作中撷取了100多幅不同历史时期和艺术风格的作品予以展出,既是对石宪章先生表示缅怀,也是对他一生从事书法艺术的回顾。

 

省书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改民主持开幕式,省文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黄道峻、书法家钟明善分别在会上讲了话,石宪章女儿石瑞芳代表家人致答谢辞。

 

开幕式后,召开了石宪章先生逝世十周年座谈会,钟明善、吴三大、雷珍民、王改民、雷涛、肖焕、杜中信、胡明军、赵熊等各界名流从不同层面就石宪章先生的书艺人品和书法精神进行了缅怀和追思。

 

据了解,有关方面还组织出版了《石宪章先生牌匾集》、《人民艺术家——石宪章先生艺术评传》,拍摄了电视艺术片《永远的石宪章》来反映石宪章先生一生艺术实践活动,纪念这样一位品德高尚、书艺精湛,为西安、为陕西书法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的老艺术家。

作品欣赏
 

 

\

\

\

\

\

\
 

 

缅怀
 

 

十年生死两茫茫

——回忆与岳父石宪章在一起的日子

 

 

■ 张德勇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转眼间,岳父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年了。这十年,日子如水般从身边静静流过,孩子们渐渐长大,我们也两鬓悄白。可是这十年中,我们却从未感觉到岳父的离开,仿佛他一直还在我们身边,陪伴着我们,指引着我们。尤其在近一两年中,更加思念他老人家,更加喜欢回忆那些与老人家相关的往事和他在一起相处的岁月,也时常与众多朋友一起谈起他的故事。

 

岳父一生为人低调,谦和善良,是一位做事认真、性格开朗、艺追高远、乐于助人、品德高尚的人。提起岳父石宪章先生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他老人家是知名度很高的书法大家,在西安、在陕西有很高的声望,乃至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地位。他凭借着书法上的功底,倍受百姓尊敬,但却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骄傲自满,相反,倒是时刻以“公仆”的身份对待所有的人。他老人家被社会各界及百姓誉为人民艺术家,应当说是当之无愧的。十年前,他老人家离开我们时,各行各界几千人为他送行,就说明了他老人家一生为人从艺是很正、很直的,是受到大家敬仰的。

 

岳父常常教育我们要淡泊名利,低调做人。他常说:“我的字大家能够喜欢、需要,就是对我的肯定,我要用书法艺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服务。有生之年,只要我能写,我就一定会努力为大家写。”所以,于他而言,求字者无高低贵贱之分,无报酬多寡的计较。他给领导和单位写,也经常给服务员、小战士、门卫和邻居们写,还积极参加省内外慈善义卖义捐活动,在这些活动上往往都是开笔在前,收笔在后,一写就是几个小时。1999年的洪灾义卖,好几家单位分几次组织,他每次都积极参加。我们看到他那么辛苦,非常担心他的身体,但是他却乐在其中,每一幅字依旧那么认真、严谨。他老人家这种高尚品德和治学精神以及这些点点滴滴的事都深深地影响着、教育着我们,使我们收益颇多。

 

曾经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几件小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寒窑”归村上管理,村里为发展旅游,想请岳父为“寒窑”写匾,一位村上的老同志骑自行车来书院门托人找到我,老人窘迫地表达出村里想请名家写匾,但经济拮据的尴尬。我立刻给岳父打电话,他老人家一口答应,并且不计报酬,那位老同志万分感动。时至今日,这块匾牌依然悬挂在寒窑景区。

 

那些年,家里总是人来人往,来找岳父求字的人非常多。无论生熟,无论贫富,无论寒暑,无论时间,只要他在,他都会努力去写,有时忘记午休和吃饭,有时直到深夜,还不能休息。

 

一天,一位家住秦岭山中的老农提了二斤点心慕名来到家中求字。那是一些掉了皮的,硬得几乎不能入口的点心,但是,我们知道,那一定是他们家里最好的东西了。我们能够想象出,他提着那份全家人一直舍不得吃的点心,跋山涉水一路走来的样子;我们也能够体会到一个深山老农对于书法艺术的热爱。老农的到来,让岳父非常感动,他一口气为老农写了两幅作品,老农感动地说:“大书法家没架子,不仅能够接待我,还给我写了两张字,真没想到呀,太感谢了!”

 

又有一次,我正在上班,一位宝鸡某县的中年人经人引荐背着几个砸蒜的臼子来找我,他说他很喜欢石先生的字,慕名前来想求一幅,为了表达心意,他特意从老家背了几个砸蒜的臼子要送给岳父。我立刻给岳父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他老人家欣然同意为其写字,让那位中年朋友万分感动。

 

那些年,类似于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在岳父眼里,只要是热爱书法艺术,喜欢他的字,他都会尽量满足,民不分贵贱,官不分大小,他一视同仁;事不分大小,钱不计多少,他都认真对待。

 

许多年来,岳父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外写字,经常由我来拉纸研墨,岳父待人处事的宽容豁达,对工作的认真细心,我都亲眼目睹,亲身体会。直至现在,曾经的许多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就如昨日一般。

 

上世纪90年代,岳父经常参加一些书画活动,而我也常常陪他老人家一同前往。记得有一次去三原参加活动,受邀的书画家约有十多人,行程安排上午参观,下午写字。有些青年书画家略写几幅就去休息了,而岳父从开笔一直写到夜幕降临仍不能停笔。许多周边县上的人都慕名前来求字,他都一一应允,腿站麻了,腰站痛了,也毫无怨言。为了他的身体,我劝他休息一下,而他说:“没事的,能多写就多写,这些人遇到一次这样的机会也不容易。”

 

还有一次去咸阳的一个企业参加活动。那些工人得知他的到来后,都想见他老人家一面,更想得到一幅作品。会议室内外到处是人,围得水泄不通。几位好心的工作人员为了帮岳父推托,就对那些求字的人说:“下次再写吧。”而岳父却说:“不要说下次,对他们来说机会难得,能满足就尽量要满足。”最后,大家皆大欢喜,而他老人家却累得够呛,我看后很是心疼。不过,看得出来,他心里却是非常高兴。

 

大约是在1994年上半年,西安发生了一件影响较大的事,是著名画家秦惠浪一家被歹人入户残杀。公安方面积极组织人力加强侦破,很快大案告破。公安立了大功。市民高兴,书画界高兴。老人家为了表达书画界对公安干警的赞誉和慰问,相邀罗国士、肖焕、梦石、石瑞芳等为公安干警服务。那天,大家连写带画忙了整整一个上午,他老人家是写的最多的人,公安干警们非常感动,要为书画家表示一下,大家什么都不要。最后,公安局长过意不去,硬要给每位书画家赠送一个电饭锅,以表达感激的心情。

 

2000年9月的西安市艺术节,有关部门邀请著名书法家们在三学街为群众义写,岳父的画案前围满了人,他不停地写,却仍然供不应求,手拿宣纸排队等候的群众仍很多,组织者觉得他老人家太累了,就收了他的笔,但群众却仍然不肯离去。见此情况,岳父只好又要回了自己的笔,继续为大家写。可是组织者又收了他老人家的印章,正在为难之时,人群中有人为岳父刻了一枚印章,于是他又写了许多,但人太多,实在写不完。最终,当参加活动的所有书画家和工作人员都在等他老人家吃饭时,他才不得不收笔。他说:“能为大家服务,就要尽力为大家服务,我就会写个字,大家喜欢我就高兴,这没啥。”

 

他老人家是一个喜欢为他人着想,却常常亏待自己的人,对于求字之人,更是宽厚。许多百姓在有些场合为求一幅字常常排几小时队,或是午饭和晚饭时,或者午睡和深夜来访,而岳父却并未觉得叨扰,同样认真热情,满足大家的心愿,使许多人感到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有一次朋友邀请去长安县休息并创作。实际上没有休息,只是创作。来求字的人一拨接一拨,甚至夜里一两点还有人来,而岳父都是一一满足,他说:“他们也不容易,要多替别人着想。”

    2000年中秋,他老人家受邀去灵宝慰问部队官兵。那天,岳父一直从下午写到晚上,本来想连夜回西安,可是部队领导说战士得知您来,都想见一下。他老人家明白了战士们的心思,晚饭后,随即在院中空地以乒乓球案作书案,挥毫泼墨。那一夜,明月当空、清风入怀。那一夜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岳父一直为战士们写到了夜里十二点多。大家都说:“石老是大书法家,却没有架子,对战士这么好,真让人感动!”后来,他老人家去世时,部队还专门派官兵赶到西安为老人家送行。

 

大约2001年10月的一天下午,岳父受邀去西安西郊一企业参加文化活动,说好参加完活动为企业写几张字。当时我陪同前往。因为现场人多,他老人家一口气写了十多张字,他们本来想老人家名气大,给老人报酬又不多,可能给写二三幅就不错了,没想到写了这么多,企业负责人十分高兴。后因时间关系,厂领导又出面劝说石老不要太累了,他老人家才停笔休息。在休息时,厂领导给我说见大书法家一次不容易,又特喜欢老人的字,想请老人写个牌匾,看老人年纪大又太累,不好意思说。他老人家知道后,立即起身为厂子又写了牌匾。厂领导过意不去,要为老人加报酬并请老人吃大餐,老人执意不肯,最后大家一起吃了一碗羊肉泡馍了事。厂领导非常感动,赞叹不已。

 

 他老人家一生为人宽厚,乐于助人。在他的周围,只要有人遇到困难,他都会全力以赴,他帮助过的人很多,而这些人却大多数是普通百姓。在书法界,出名出彩的事情他总是让给别人,他经常帮助和力推许多年轻书法家,他说:“这些年轻的书法家,才是书界的未来。”每当媒体要宣传他时,他也总是推荐别人。他说:“尽量宣传别人,特别是年轻人。”因此,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书界同仁,对他老人家都非常喜欢和尊敬。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在艺术上,岳父经常教育我们学无止境,活到老,学到老。在有限的生命中,追求无限的艺术境界,立高远,攀高峰。对于书法爱好者和学生,他老人家常常把手以示,不厌其烦。而对我和瑞芳的书法教育则更是严苛、细心。他常常指导我们,哪个帖宜学,哪个碑可看,也常常教导我们,在书法的创作中要寓德、寓技、寓情、寓义。就这样,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我和瑞芳的书法在他老人家的影响下,日益进步。

 

他老人家和外孙女小张洁在一起有时又像个老小孩,他把小张洁爱称为小猴猴,小张洁不懂事把外公叫老猴猴,祖孙二人嬉戏玩笑,浑然忘记了年龄,纯然充满了“童心”。玩耍后,又认真耐心地对小张洁说:“乖,爷爷教你写大字。”小张洁出生和生活在这样一个艺术氛围浑厚的环境里,从小受到了家庭的影响和良好的正规教育,特别喜欢书画艺术。如今她已长大了,受老人家影响,大学选择了艺术设计专业,书法也多次在全国各类赛事上获奖。我相信,张洁一定会记住爷爷的教导,努力传承书法艺术,力争成为三秦大地上未来的女书法家,为祖国书艺的发展增添新的光彩。

 

为了让我们能够开阔视野,提升艺术修养和品味,岳父带我们去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还带着我和瑞芳及小张洁三代人三次登上中央电视台的舞台(岳父离开我们四年后,2008年底我们一家三口又一次登上中央电视台舞台)。在那里,我们认识了更多社会名流,拜访了许多书画界的大家,如:启功、沈鹏、刘勃舒、刘炳森、李铎、孙伯祥等。名家的交流和指点,使我们在艺术和处事上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们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这不仅仅是我们个人努力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着这样一位优秀而伟大的父亲。我们的父亲不仅是我们最亲最爱的人,同时也是我们永远的尊师,是影响我们艺术事业影响我们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人。

 

他老人家在世时,没顾上出一本像样的书法集,总是为社会尽义务或忙这忙那或是想写的再好一些再出书,谁料愿望终未实现。他老人家没有陈见而时有新解,不为名家所累,不以年高傲人,对自己作品甚为苛刻。几十年下来,文章无以成册,作品无以结集,老来更是以古为徒,临帖日勤,不意终成此恨,对家人、对书法界、文化界都是一种遗憾。在他老人家离开我们一年后,我们为他老人家出版了《石宪章书法集》、《纪念石宪章文集》。在离开我们三周年时,我们为他老人家举办了大型书法展和座谈纪念活动。这次十周年我们又专门为他老人家出版了大型的《石宪章先生牌匾集》、《石宪章先生艺术评传》,拍电视艺术片《永远的石宪章》来反映他老人家一生的艺术实践活动,举办大型书法艺术展和作品研讨会等。这样既了却他老人家的愿望,又让更多的人了解他,来纪念这样一位品德高尚,书艺精湛,为西安、为陕西书法事业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的老艺术家,纪念这样一位从异地天津来陕西并奉献了一生的可尊可敬的老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转眼岳父已经离开我们十年之久,可是,我却无数次在梦里与他相见,那些曾经的往事,那些与他相处的日子,永远地留在我的心间。老人一生对我的帮助,无论是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上、书艺上都是非常大的,是我为人从艺处事的榜样,值得我们铭记一生的。岳父严谨而高尚的人格魅力和一生追求书艺的博大精神一直影响和鼓舞着我们,指引着我们不断奋力向前。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铭记他老人家的教诲,以他老人家为楷模,做一个执著于艺术的人,一个甘于奉献他人、奉献社会的人!

 

他老人家永远、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怀念父亲

——写在父亲去世十周年之际

■ 石瑞芳

时光如流,不觉想起父亲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十年了,在我人生的五十多年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莫过于父亲,他走得太过匆忙,我一直很思念他。在父亲去世一周年的时候,我含泪编辑出版《石宪章书法作品集》;三周年之时,我们举办了《人民艺术家石宪章书法艺术回顾展》和研讨会;今年是他老人家去世十周年,我们又出版了《石宪章牌匾书法集成》,举办了追思会……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父亲生前遗愿,让他在九泉之下得到慰藉。离别十年,遥忆父亲,别有一番感慨在心头。

 

十年前,他去世的时候,当时人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石先生是个好人!”这句朴实无华的话语隐含人民群众对父亲最真诚、最朴素的缅怀之情,这不仅是艺术层面,而是对父亲文化精神的褒扬和认同。

 

父爱如山。父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怕遇见书画界朋友,更怕参加书画展览,甚至于怕上街走路,因为稍一抬头瞥见父亲书写的牌匾,心有戚戚焉。每当看见旧照上父亲那慈祥的微笑,仿佛还有许多话要对我说,还要继续和我交谈书法与人生。以前,在我遇到挫折时,你会给我信心;在我劳累时,你给我以力量;在我苦恼时,你会给我以支持;在我孤独时,你会给我以安慰……想着想着不由得悲从心来,泪流满面。

 

父亲是慈父更是严师。记得儿时,他经常领我到碑林博物馆去,我斜攀在他肩上,听他讲着碑中的故事和故事中的碑。但那时我是离父亲近,离书法远,甚至不知道书法为何物!父亲劳作之余,晚上常坐在桌旁荧荧的灯光下,让翰墨纤毫在黑白的世界里幻化出笔歌墨舞,我站在一旁帮爸爸扶纸,也不时心追手摩。父亲见我好学,就开始手把手教我研习书法。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几十年寒冬酷暑,书法逐渐融入到我的生命之中。他身上凝聚着许多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艺术实践和道德修养上都给我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产生了重要影响。

 

父亲是一个德艺双馨、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书法大家。他一生创作书法作品无数,为寻常百姓补壁比比皆是。他淡泊名利,乐于奉献,无怨无悔。“书品人品皆上品”是人们对他最恰当的评价。他那大气磅礴、苍劲豪迈、流畅的平民书风和团结、包容、大度、豪放的高尚艺德永远定格在人们的心里。“道不存,书将不远”,是父亲终其一生对书法创作的感悟。“道”在他认为:就是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他用自己的生命对此作了最好的诠释。作家歌德曾说,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最终完成的作品就是他本人。

 

就在父亲去世的前两天,我高兴地拿着近期书写的作品及一篇“论草书十二意”论文,去找父亲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他对我说:“你近期的书法作品有很大的进步,我很高兴,不要骄傲,还需有更高的目标,譬如:可以学小楷,习章草,作隶书,攻行草。你写的论文文笔流畅,有自己的思想观点。以后要多写点理论方面的文章,做一个真正的文化人!”他曾告诫我:“服务应‘众’,作书要‘独’。”多么精辟的话语,道出了他对书法人生真切感悟。父亲藏书万卷,笔记千种,出门时,他口袋里总是装着一个小笔记本,有上心古语,入眼时话,都一一记录下来。他多次给我说:“你也备一个!”数十年来,父亲写的牌匾不计其数,并搜集整理出大量有关榜书史实资料,准备着手写部大部头《榜书新见》,惜天不假年,出师未捷,丢笔西去,令人悲痛不已!

 

父亲在陕西书画界和人民群众之间有一种别人无法替代的感情和位置,十年过去了,人们还在怀念他。父亲去世后的这十年,西安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一个极具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正在悄然崛起,父亲曾经书写的散布于大街小巷和名胜古迹的匾额题招,为“美丽西安”平添了几许淡雅的书香情趣,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位人民艺术家和这座城市的翰墨情缘。

 

离别十年,父亲并没有渐行渐远,还依然活在我们的心中!至此在父亲逝世十周年之际,感怀赋诗五律一首:

《先父十周年祭》

参商十载过,

每忆不由人。

觅榜合魂魄,

寻招聚气神。

冥冥聆笔韵,

杳杳寄诗心。

一册今执手,

涕流又惹襟!

 

不存在的——存在

——谨以此文怀念我亲爱的爷爷

■ 张 

 一直以来,很想为远在天堂的爷爷写点什么,但每每提起笔总是很难写下去,失去挚亲的痛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一再搁置下来。十年了,我如今已长大了,今天终于鼓足勇气写下这些文字。

 

十年前,那个闷热的清晨,家里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回想起那一声声的电话铃声在那个清晨显得那么的刺耳,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隐约听到妈妈接了电话简单地说了几句,就跑来对我说:“爷爷不行了,快走!”那时十几岁的我懵懵懂懂、充满疑惑,怎么就不行了?上周不是还好好的么?想问,但看到面色凝重的妈妈,我止住了。在去往爷爷家的路上,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内心期盼着爷爷并无大碍,只是生病而已。

 

世上最残酷的东西莫过于时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是有些东西仍然是无法冲刷的。转眼间,爷爷已经离开我们十年了,回想当时我听到噩耗时的悲伤与痛苦,历历在目,犹如昨天,是那样地清晰。就在我踏进昏暗楼道的一瞬间,好像已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哭泣声。看到躺在床上安稳慈祥的爷爷,似乎一切没什么不同,只是很静、很静。我走了过去用手推推他的身子,轻轻地喊了声:爷爷……没有回音,爷爷依旧安详地躺着一动不动,我顿时心中充满了恐惧、不安。耳边回忆着爷爷的那一声回应,那是平静的声音,那是最安稳、最温和的声音。我已经习惯性地开门喊一声爷爷,但从此之后再不会有那一声亲切的应答了。想到这些,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悲痛,巨大的痛感憋在胸口,嗓子哽噎,一切的悲伤唯有向上翻涌转为泪水,肆意在我的脸上狂流。我并未将它们擦掉,而是任凭一颗颗泪珠滑过脸颊,落在衣领、掉在地上,那一颗颗泪滴都代表着我对爷爷爱与不舍的感情……

 

在我的童年生活中,爷爷在我心中有任何人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很多人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对他叫“爷爷”,按正常的风俗,我本应是该叫“外公或姥爷”的。可听爸妈说在我刚学会说话的一次过年领压岁钱时,我死活不改口就是要叫“爷爷”,而爷爷也欣然答应。这冥冥之中就和爷爷的心更亲了,因为在心里他就是我的亲爷爷啊!幼年的我非常调皮,经常惹得父母生气操心。记得有一次和哥哥(舅舅的儿子)吵架,坏脾气的我一气之下摔碎了电视遥控器。爸爸妈妈听到声音跑来,非常生气,正要批评我时,爷爷走过来连忙安慰我,对妈妈说:“她还是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吓着她了。”我那时哭得声嘶力竭,觉得自己委屈没有人理解,听到爷爷的话心里充满了温暖,觉得只有他能懂我。那时的爷爷是我顶天的大树,是我温暖的避风港。

 

爷爷是天津武清人,出生在书香门第。爷爷的身形是西北爷们,一米八几的大个儿,体型匀称,身体健硕,气宇轩昂,而且性格豪爽,为人正直,无论是书界好友还是素未谋面的人,爷爷都是一视同仁、热情对待。爷爷虽有着高大的外形,但心思却不失细腻、温和。在我刚刚懂事的时候,看到家中常常会来人求字,有的甚至是从外县跑来只为求一幅字,爷爷也总是不论时间、不计报酬,还询问关心对方家里的情况,然后应他们的要求认真地开始书写。有时写完自己觉得不太满意,就会立即撕掉重新铺纸再写。这时求字者都会唏嘘道:“这张挺好的,石老您撕掉太可惜了!”爷爷心中对艺术的完美追求和心怀敬意的那份认真,让我印象极为深刻,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此后对艺术的态度。

 

自我5岁起,爷爷、爸爸、妈妈就开始引导我开始接触、学习书法。都说人是有气场的。爷爷自身的气场带动着房间的气场都变得很强大,每当爷爷开始写字,我都会被那笔势带动着投入其中,慢慢地就静下来,能感受到毛笔在宣纸上的跃动。在最初的学习中接触到了颜真卿书法,在毛边纸小方格中一笔一式地练习写大字。写完静下来会闻到空气中一股股幽幽扑鼻而来的气息,清幽、沉凝、醉人。这种神秘的味道吸引着我,之后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墨香”。每到周末总要拿着自己新学写的大字去给爷爷“炫耀”,爷爷一有空闲就会耐心仔细地给我讲解指出不足之处。除此之外,爷爷常常教育我们要养成多读书、读好书的思想和习惯。爷爷也从未间断过大量读史书,学习诗词歌赋。爷爷说:“智者不藏书。”一个人的知识储备量不是看你家摆了多少书,而应该把一切有用的知识都装在脑子里灵活运用。古代有一个小笑话,有个人夏天乘凉,坐在外面晒肚皮,别人问他做什么,他说他在晒书。爷爷总说要活到老学到老,那时我懵懵懂懂地听着,现在才渐渐感悟到其中的道理和爷爷的用心。

 

转眼十年就这么不经意地飘过,每当回想起爷爷已经离开我的事实,悲痛、心痛就充斥着我的思绪,觉得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有时,总在幻想有一天能再次与爷爷重逢,我要好好地跟爷爷说说话,再一次感受他那温暖的拥抱和身上散发着烟草混合着墨香的特有气息。但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再可能实现。直到现在我渐渐长大,步入社会真正开始了解生活,才发现爷爷其实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我,无论是在省图书馆里看到“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在曲江看到“寒窑”,在最繁华的市中心看到“钟楼饭店”,还是在白云山、黄帝陵、司马祠等场所看到爷爷题写的牌匾作品,都能感受到爷爷的榜书或汪洋恣肆、或雄浑雅健,行书则舒卷天放、大气磅礴。在这三秦大地乃至全国的名胜古迹中,总能遇见爷爷曾写下的书法作品,如影随形,就像爷爷时时刻刻在我的身边一样。

 

原来爷爷离开后,我才能看得清,所谓存在是什么东西。我终于听出他的声音,那是记忆里最温柔的声音。我无法控制泪水的流淌,原来爷爷从没有离开过我心里。这是爷爷留给我特殊的陪伴,见字如人。对我来说这也是最永久、最真情的陪伴。往后的日子,我会继续追随着爷爷艺术的脚步前进,继承爷爷优秀、勤奋、善良、美好的品德,怀着一颗对艺术虔诚敬畏的心,下大力气学习和研究书法艺术,为书法艺术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薄力。

 

 我感恩老天让我们有缘成为一家人,我多么庆幸我是我,是被你疼爱的我。不存在的存在,是最深刻的存在。

 

再悼石老师

■ 雷珍民

岁月悠悠,人生匆匆,人生如梦,岁月如歌,当于在意逢即逝,未曾当心却难息。此中玄奥易触而不易解也。

 

何为此叹:盖每忆及良师益友——石公宪章先生之和颜善行时必如是也。上苍有眼,假君十载寿生,而今长安书法之繁荣,书坛之鼎盛,当呈另番百艳竞芳之腾腾气象矣。惜乎哉,此吾等愚人之妄想也。世事岂可尽如人之所愿哉!

 

每为书时,常忆先生认真严肃之态度。频频调墨以至所适,凝神贯气乃至开卷,奋笔疾书以终整篇,缜重聆章以成全幅。而余等书写之草率,内容之单调,实不堪为是,尔后当思而效之,以期补吾辈之阙漏也。

 

每与人时,常忆先生平易可亲之热情,交流对话之随和,应对答询之自然,安慰辩解之诙谐。而余等待人之随意,处事之粗疏实不足为是。尔后当善而效之,以期尽来者之所愿也。

 

每行事时,常忆先生刻苦谨慎之作风,以至通会圆满;扎实稳健之法则,以至书文双畅;敦厚诚恳之风格,以至完善尽美。而余等处事接应之简单,处置之鲁莽,实不当为是。而后当学而效之,以期修吾人之德行也。

 

虽唯三忆,岂止于斯。先生初去,每每泣而痛之,以其辞世之突然也;先生禫礼每每悲而伤之,以其音容之宛在也;先生此祭每每乐而颂之,以其风范已昭彰也。

 

 诚如弘一法师所训:先生能以冰霜之操。励精而品自清高也,能以穹窿之量容人德乃广大也;能以切磋之谊取友故学问趋精也,而能以慎重之行利生故道法已远矣!

 

大雅云亡,遗风长昭,书艺永著。精神不老。追禫常忆,草此为悼,英灵已知,含笑通晓。

 

上一篇:沈鹏

下一篇:石瑞芳

1.时代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时代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时代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时代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

网友点评
书画家频道 本月排行

王子武

  • 王子武

石瑞芳

  • 翰墨香透长安城石瑞芳,女,天津武清县人。1960年生于古城西安。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已故著名书法家石宪章之女。幼随父亲石宪章先生研习书法,作品在国际、国内大赛中...

石宪章

  • 长安真似千摞纸,留与石翁醉后挥石宪章(1930-2004),天津武清区人。书法研究员,幼随其祖公习书,公讶其才,教授愈勤,其学益精。渐长,缘体壮身硕,偏好榜书,青年时...

山佳

  • 山佳

启功

  • 启功
微博

广告刊例下载专区
品牌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