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利场 > 正文
名利场

杨皓宇 先生不着急

作者:王珍一 来源:时代人物 2017-08-29 15:34:56 我要评论( )

进入行业这么多年,杨皓宇坦诚心态上最大的变化是不急了。

\

 

文 | 王珍一

“您是恭叔吗?”“您是冷先生吗?”

最近一直在外地拍戏的杨皓宇回到住宿的酒店后经常会被酒店的工作人员和来往住宿的客人惊喜的疑问。“冷先生”是杨皓宇在2017年播出的被誉为“国剧门脸”的《白鹿原》中的角色。“恭叔”是杨皓宇在2013年大火的古装喜剧《龙门镖局》中的角色。杨皓宇总是很礼貌的回应对方,对于签名、合影的要求他也一一满足。

杨皓宇属于大器晚成的演员。从16岁离家在外闯荡到2013年凭借《龙门镖局》中的温良恭一角大火,杨皓宇用去了23年,那一年杨皓宇39岁。在这之前他的同班同学冯绍峰、佟大为、严宽早已声名鹊起。

杨皓宇坦诚早期的时候会着急,他会反问自己:演了那么多角色,为什么没有一个被大众所记住。现在的他,变得坦然,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演好每一个角色。回首过往数十年的演艺生涯,杨皓宇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可以再努力,再努力,再努力。”

 

谋变

杨皓宇的父亲没有想到儿子会走上演员这条道路。在他的记忆里儿子小时候的成绩并不好,后来上了技校,在上海地铁公司当一名电工。作为江汉油田工人的他觉得儿子的这份工作特别好,一直嘱咐儿子好好干。

那时候年轻的杨皓宇跟随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师傅。因为地铁工程不会经常出现问题,上班后杨皓宇和同事们就聊聊天、喝喝茶、看看报纸、打牌、吃饭、睡午觉,然后下班回家。突然有一天杨皓宇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从自己的师傅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一生。杨皓宇做出了改变,他选择了辞职。辞职后他做过放碟员、跑菜员,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表演。杨皓宇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表演时候的感觉,“它能够让自己肾上腺素不断地分泌。”杨皓宇仿佛找到了一个命运的方向。

杨皓宇决定报考上海戏剧学院,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父母并不理解他。父亲想不明白杨皓宇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上海地铁的工作不做偏要去学什么表演。杨皓宇和父亲吵得很凶,父亲犟,杨皓宇比父亲更犟。杨皓宇还是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家里不愿意出钱,杨皓宇就找亲戚朋友借,到大三的时候通过自己的努力杨皓宇已经可以一个人承担学杂费。

虽然父亲不理解自己的追求,杨皓宇还是希望能得到父亲的支持。大三的时候杨皓宇去横店参演了电视剧《宝莲灯》,他希望父亲能在电视上看到他的表现从而支持他的选择,遗憾的是这部戏杨皓宇的父亲没有看到,因为杨皓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频道播出。杨皓宇与父亲真正的和解是在大学毕业5年后,那时候的杨皓宇在演艺界小有成就,拿了一些奖。亲戚朋友会找到杨皓宇的父亲说:您儿子演得真好,有出息。杨皓宇还记得有一天在老家,一向不善言辞的父亲突然对他说:既然喜欢这个,就好好坚持下去。

 

危机

杨皓宇在喜剧方面成就显著,最初上大学的时候老师却是按硬派小生的标准招的他。杨皓宇还记得当年考试的时候自己剃个寸头,表演了一段武术,和别人搭戏都是演一个很正义的哥哥之类的角色。后来杨皓宇认真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走上喜剧道路,“那时候不懂表演,正剧也不太会演,反而更喜欢去演一些夸张的、有意思的,比较好玩的有特点的人物。”

虽然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但杨皓宇的大学生活并不顺遂。上戏有一个甄别制度,对于专业课程学习不佳或不适合表演的学生会推荐到其他学校或者取消学籍。大一时的杨皓宇差点被甄别。老师对他说如果你在二年级的时候也表现不好就会被开除。这使得杨皓宇有着十分严重的危机感。他努力学习每门课程,他也知道表演并不是因为你认真就能表现好。那时候的杨皓宇性格内向,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出改变就会被学校开除。

杨皓宇尝试着改变自己,最终在大三的时候懂得了表演,“做演员的时候你只要在舞台上认认真真的真实地生活就行了。”也是在大三,杨皓宇成为了班上最早一批出去演戏的男生之一。虽然都是小角色,戏份不多,杨皓宇却十分珍惜每一次表演的机会。

 

话剧

毕业后同学们都去参演影视作品,杨皓宇却将注意力向话剧倾斜。“我觉得影视可以帮助你去找到这个角色的内心,话剧可以帮助你找到这个角色外部的表达方法。”

杨皓宇出演的第一部话剧是和于毅合作的《再见了妈妈》,讲述消防员和老百姓之间感人的故事。杨皓宇记得第一次上台的时候很紧张,感觉头皮都是麻的,浑身是汗,候场的时候告诉自己:赶紧上场了,跨出去,跨出去。因为这部戏演出场次多,杨皓宇就请教前辈如何消除这种紧张感,前辈告诉他一场一场的演,场次多了以后就会慢慢消除这种紧张感。

话剧演出最怕出现失误却又无法避免。刚演话剧那会儿,杨皓宇参演《天堂隔壁是疯人院》,演出的时候对戏的演员改变了台词和调度,面对突发情况,杨皓宇瞬间头脑一片空白,他用“恐惧”形容这种感觉。哗的一下灯光全打在杨皓宇身上,杨皓宇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幸运的是那场戏,看见出现突发情况,旁边的演员开始帮忙,将整个剧情圆了过来,杨皓宇也很快从那种恐惧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但不是每次失误都这么让人恐惧,杨皓宇将有些失误视为珍贵。杨皓宇和郭京飞参演话剧《鹿鼎记》,杨皓宇饰演陈近南,郭京飞饰演韦小宝。其中有一段表现两人关系亲密的戏,在演出的时候郭京飞突然直接就趴到杨皓宇的身上,就像小孩趴在大人身上撒娇那样。当时杨皓宇心想:“哎呀,在排练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过这个动作。”但是瞬即杨皓宇又想陈近南和韦小宝之间有师徒之情、父子之情还有兄弟之情,因此郭京飞的这个动作完全是合理的。杨皓宇开始顺着这个感觉演,他拍了拍韦小宝的肩膀,然后跟他讲了一些事情。

现在的杨皓宇每年出演影视作品和话剧的时间比例对半。他计划着继续参演曾经演出过的话剧《每一件美妙的小事》。这部话剧讲述关于抑郁症的故事。杨皓宇觉得这是一个很珍贵的题材,很有现实意义。杨皓宇也有身患抑郁症的朋友,他希望用自己的一些方法帮助到他们。

杨皓宇喜欢上了在舞台上的感觉,舞台也没有辜负他。在舞台上打下的表演基础也给了他回报。2010年杨皓宇主演的电影《夹边沟》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11年杨皓宇凭借话剧《我爱桃花》获得第21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最佳男配角。2016年凭借话剧《乌合之众》提名上海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男主角。

\

杨皓宇《龙门镖局》剧照

因为参演宁财神编剧的话剧《鹿鼎记》,杨皓宇再次与宁财神合作,参演了由其编剧的古装喜剧《龙门镖局》。

杨皓宇对宁财神特别喜欢,早年杨皓宇在某个论坛上看到一篇名为《有种你丫别跑》类似心灵独白的文章,杨皓宇觉得好极了,一直将这篇文章放在收藏夹里,希望有一天能将它搬上舞台,多年以后他才得知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宁财神。

合作《鹿鼎记》后,杨皓宇发现宁财神是他接触的所有从业人员中会一直沉浸在创作世界里面的人。杨皓宇还记得有一次特别逗,马上要上台演出了,宁财神突然递给他一张小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并说:你一会儿中场的时候说说这个。杨皓宇心想马上要演出了你现在才给我,我这一时半会儿也背不下来。宁财神就告诉他你实在背不下来了你照着念也行。宁财神告诉他加这一段之后演出效果会更好。

合作《龙门镖局》期间,宁财神经常和杨皓宇在一起聊人物,不久杨皓宇就发现聊天的内容出现在了剧本里 。

杨皓宇与宁财神因为角色问题发生争执的次数不多。关于“恭叔”的人物设定是一次。宁财神对杨皓宇说你得做好思想准备,你可能会被人骂。杨皓宇好奇为什么会被被人骂?宁财神告诉他在剧中给他设置了众多前女友。后来《龙门镖局》审片时,一位老师还说这个人物”三观“不正啊,这么多女朋友,怎么可以呢。最后剧组还是将“恭叔”尽量修正,给他多一些合理的、可爱的、有意思的东西。结果该剧播出后,“恭叔”不仅没有被骂反而大受欢迎。那时候杨皓宇走在路上都会被很多路人认出来,亲切的叫他一声“恭叔”。

现在的杨皓宇有时很怀念那时候大家一起在丽江拍摄《龙门镖局》的日子。在这部剧里他奉献了有生以来有一场戏和郭京飞笑场了27次的纪录。也是他在该剧最后一集拍到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内心伤感。因为他知道这部戏马上就拍完了,大家开始又要各奔东西。因为爱这部剧,因为用心投入,因为每个人相处的是那么融洽,当分别来临的时候,是那么的不舍。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杨皓宇回过几次丽江。每次路过当初拍戏的地方,都会想起人生中这段难忘的时光,这群可爱的人。

杨皓宇很感谢宁财神和《龙门镖局》的导演王勇。因为他们的认可和信任,才有了杨皓宇版的“恭叔”,有了一次杨皓宇喜剧才能的爆发。杨皓宇将每一位能让他去演电影、电视剧、话剧的人都视为自己的贵人,因为他们的认可,他可以一直在自己喜欢的行业里好好演戏,可以遇到更多好戏,更多有趣的灵魂。

\

杨皓宇《白鹿原》剧照

提升

杨皓宇对自己的表演方法有意识的进行总结是在和张嘉译一起出演《大清盐商》的时候,在该剧中杨皓宇饰演以郑板桥为原型的郑冬心。

拍摄这部戏的时候杨皓宇和张嘉译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两人经常聊到剧中的人物。杨皓宇发现在演戏的时候,张嘉译会将能量控制在一米之内。杨皓宇心想这样小会不会没有感觉啊。反观自己,则演得大且过。后来电视播出,杨皓宇也跟着看,杨皓宇发现经过镜头剪辑之后,张嘉译饰演的人物更加有感染力,因为他在表演上有留白,反而自己演得太满了,有的时候面目太狰狞,有的时候又太夸张,好在郑冬心是一个癫狂的书生,有时需要一些“疯狂”的表演。

出演《白鹿原》中的冷先生的时候,杨皓宇有意识的去调整,但是他还不满意。杨皓宇觉得自己演得还不够冷。

看完《白鹿原》原著后,杨皓宇觉得这个人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当他朝你走来的时候会有种冷气逼人的感觉。杨皓宇觉得自己没有把这种感觉完全演出来,是一个遗憾。

在《白鹿原》中饰演冷先生二女儿的曹馨月实实在在的见证了杨皓宇和自己较劲。有一场戏曹馨月要将杨皓宇的衣领揪着摇来晃去,曹馨月怕勒着他,手里留着劲。杨皓宇告诉她没关系,你真揪,勒到喘不过气才好。因为那场戏里冷先生的内心里是绝望的。曹馨月还记得一场冷先生的哭戏,导演都说过了,杨皓宇却还要求再来一遍,只因为这场戏还没有过自己那一关。让杨皓宇略感欣慰的是《白鹿原》播出后,很多观众认可这个人物。

《大清盐商》中的郑冬心和《白鹿原》中的冷先生是目前最能表现杨皓宇内在表演想法的两个角色。杨皓宇自认为做得还不够好,而他今后还会继续提升演技。

杨皓宇也会有遇到表演瓶颈的时候。杨皓宇并不避讳有时候会很急,但是最终还是要将心静下来。在拍摄之前他会将工作做得很细致,虽然会遇到各种问题,但最终还是要真正走进人物角色的内心,真正的去找到人物的行为、语言、思维逻辑。杨皓宇将这种行为称之为“返璞归真”。

热爱

回忆过往,杨皓宇人生的节点分别在16岁和上大学的时候。16岁的时候杨皓宇独自一人去上海生活,没有去做坏事,成为坏人,杨皓宇觉得自己蛮幸运。大学虽然考了三次才考上,但却让杨皓宇有了坚持的方向。哪怕后来在这条道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杨皓宇总是能坚持下去。

虽然同学成名的时候他有过着急,但是他总是会很快的调整心态,将所有精力放在角色的塑造上。每当接到一部新戏,他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演好,他相信只要时刻准备好了机会一定会到来。

与众多关注是否成名的年轻演员相比,杨皓宇更关注自己饰演的角色能够给观众带来什么。《白鹿原》给大家带来一段不能忘记的历史,《龙门镖局》《欢喜密探》能够给大家带来欢笑,杨皓宇觉得再苦再累也值了。

现在的杨皓宇很享受表演。演戏对于他而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最幸福的莫过于能够在作品当中去认真的体验一种不同的生活。“只要是我没演过的,哪怕是自己演过的相同的角色,因为它发生的事情不一样,它的背景和其他的对手不一样都会有不同的化学反应,都会很有趣。”

进入行业这么多年,杨皓宇坦诚心态上最大的变化是不急了。以前每次过年回家,杨皓宇都不太好意思和父母去交流。甚至于以前他觉得成语“心急如焚”都是假的。

直到后来有一次杨皓宇在西塘拍戏,有一场戏在剧院演出。因为时间紧张,杨皓宇特别的着急。在12点赶去剧院的路上,司机沿着应急车道一直开,车速非常快,快的杨皓宇都害怕了,杨皓宇对司机说:“没事,命要紧。”

虽然司机听了杨皓宇的话,但是一到市区就开始堵车,“当时我觉得整个胸腔都有100℃,那时候我真的体会到‘心急如焚’是什么感觉。”后来要演一个心急如焚的状态,杨皓宇得心应手。“我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没经历那一件事情之前你让我演,我就觉得为难死我了。经历过了就觉得特别宝贵。”

有朋友曾问杨皓宇,如果现在让你不能演戏了,你会甘心么?“我会很难过,因为我不能再把我感受到的东西传递给大家,不能再将国人的生活用影像记录下来。”还好,一切只是假设,杨皓宇能够尽情的诠释着饰演的每一个角色,继续热爱着这个职业。(实习生:屈可心、李佳鑫、张帆对本文亦有贡献)

\

                   杨皓宇

1.时代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时代人物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时代人物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时代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

网友点评
名利场频道 本月排行

杨思维 大明星背后的操盘手

  • 在江湖传说中,她被描述为「范冰冰背后的女人」——一个手段多样、人脉通达、敢想敢做、本领高强的厉害角色。如今,她是鹿晗在中国的合作人。

《驴得水》任素汐 都怪这夜色...

  • “驴得水”是个人,姓吕不姓驴,是一个缺水的山区学校为了养驴挑水,虚报的一个吃空饷的老师。

澳门新赌王吕志和 不争之争

  • "首富、澳门新赌王,87岁的吕志和对这些标签并不感冒。在他心里,没有故事就是我的故事"<iframe allowfullscreen="" class="video_iframe" data-src="https: v ...

“战狼”吴京 国产超级英雄的崛起

  • 我这一辈子不能为自己的梦想去坚持一回的话,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为什么我...

  • 如果问导演伊斯威特,为什么莱昂纳多是个好演员,答案只有一句话:他享受演戏的过程。在问莱昂纳多什么让你真正开心的时候,他扭了扭脖子,坚定地回答:我想我一直都很...
微博

广告刊例下载专区
品牌展示